汤姆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欢迎观临汤姆影院!最新域名:https://app.tom269.com
登录 |  注册
***
  • 个人钱包
  • 今日签到
  • VIP投稿
  • 我要赚钱
  • 登出
帮助中心
返回顶部
汤姆视频
最新网址
https://加载中...

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
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

开通VIP
×
×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色小说 > 都市激情 > KTV奇遇
KTV奇遇
时间:2020-04-26 16:09:10

写在前面:本故事如有雷同纯属抄袭,本文摘自另外一篇文章并经过整理后分享。

某个周日,晚上闲来无事,正巧张家两姐妹找我,说要请我唱歌。由于自己在旅行社上班的关系,她们常常要求我替她们带东带西,一下是泰国的曼谷包,一下是马来西亚的芒果软糖,又或是肉骨茶包,再不然就是巴厘岛的辣椒酱等。
我其实很讨厌帮人家带东西,大包小包的出国很不方便,但是遇到她们俩,我仿佛就有点没辙。
之前带团恰好遇到这两个姐妹花,一路上说说笑笑,相处很是和谐,回来以后就稀里糊涂的变成了好朋友,她们也就顺理成章的提出带货要求。
就在几次的货来货往以后,她们总算良知发现,说要请我唱歌,这时候候我总共替她们带回来好几箱的东西了,现在才请我唱歌,妈的这哪够?最少唱完以后还要一顿宵夜顺便啪一顿呀!
有时候人生是很奇妙的,这次唱歌竟是我人生中的一次奇遇,就像不会打麻将的人,有时也会抓到一副天胡。这次的唱歌,就是我人生中的天胡+大4喜+碰碰胡。按照约定时间,我提前到了约定的商业广场楼下等待。
在无聊观赏四处景色时,头突然被拍了一下,我急忙回头,只见眼前一亮。姐姐上身轻披及膝大衣,里穿时尚T桖,下身小巧短裙,底配黑色丝袜,脚穿长靴,正巧笑嫣兮地看着我,我脑海直接两字:性感;而妹妹穿得很可爱,粉色Kitty卫衣,下身牛仔裤运动鞋,一派青春弥漫的模样。
我佯怒道:『痛、痛、痛呀。』说完我摸了摸我的后脑勺。
自古套路得人心,她看到我伪装痛到龇牙冽嘴的疼痛模样,姐姐笑道:『你不是没有痛觉神经吗?』说完花枝乱颤笑了起来。
『你以为我是鱼啊?』我继续摸着后脑勺。
可能我的演技太逼真,她以为我真的很痛:『不好意思啦,真的很痛吗?』说完眨了眨眼,用手轻轻抚摸我被打部位。
『嘿嘿,开玩笑的啦!』我打了个哈哈。
『就知道你是装的,哼!』姐姐啐了一声。
我岔开话题,道:『你们有预约吧,是否是该上去了?』
妹妹应道:『有呀,早订好了,姐走,我们去拿单子。』两人到柜台拿出身份证件,一番交涉,她们两回来以后,对我说道:『我们两个去买点东西,你先上5楼等我们一下。』说完拎着包包走出外面买东西。真是的,女生买东西一定要两个同时去吗?
我上了5楼,服务人员亲切地过来招呼:『先生,您好,请问几号包厢?』
顿时尴尬了,她们两个只跟我讲5楼,忘了给单子我了。我只好对服务人员讲:『不好意思,我朋友马上上来,她们一会上来。』服务人员一脸会心的模样:『好的,那您稍等一下。』说完便去忙他的事情了。
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,百般无聊的我只好正经的眼嫖路过的美好景色。不得不感叹,这个城市的夜是热闹的,这不,有间包厢门没关好,里面音响震天,一片喧哗,有个女声正唱着HIGH歌,音响的低音衬托着主人高亢的声音,看模样这间包厢HIGH到爆。自己也不自觉地小声哼起来,只是越听这声音我就觉得有点熟悉,彷佛在哪听过似的,可是没等我听多久,包厢里面就有人把门关上了,声音便小了许多,好吧,这隔音效果真心不错。
这时姐妹花从转角出现,看到我站在走廊,妹妹指着包厢门问道:『你站在这边干嘛,怎不先进去?』
我只有无奈摊摊手:『怪我咯?你又不是不知道没单子开不了机。』
这时候她们才发觉单子在她们那里,妹妹尴尬的吐了吐舌头,连声抱歉,便拉着我的手进包厢,恰好就在那间很HIGH的包厢隔壁间。妹妹的性格跟她的外表相似,可爱调皮可爱,进了包厢,马上就点了几首最近流行的可爱风格的歌先唱了起来。姐姐倒是显得大方成熟,跟我看着价目表,决定要点些什麽小菜来搭配。随着几杯小酒下肚,环境也开始升温,我故意点两首稍微搞笑的歌曲,搭配我夸大的表情,把她们逗得哈哈大笑。如我所料,妹妹就是一个移动点歌台,流行歌配活泼可爱,好听又养眼。我和姐姐反而成了衬托,偶尔也拿起麦克风哼个两句,大多数时间我们俩在聊天喝酒,妹妹有时会跳过来跟我摇两把骰子,但是输了她就不喝罚酒,继续跳回去唱歌,赖皮得很。
大约唱了将近两小时,姐姐的电话忽然响起来,她一看来电显示,连忙打个眼神,让妹妹切换成静音模式。我看来电显示的名称,上面备注的是『妈咪』二字。原来是她们的妈妈打来的,不知道是什麽事,我看了下手表,才10点多点,不会这么早就催回家吧!过了一会,姐姐把电话挂上,哀怨的看着我,歉然道:『那个,不好意思啊,我们可能要先走了!』妹妹急忙问道:『什么事呀,平常妈妈都没这么早催的,不是跟她说了和夕哥哥去唱歌吗?又不是不认识,平常人家也没少给她带东西。』
姐姐脸色一正:『明天是爸爸周年忌,我们都忘了,妈妈以为我们两个会早点。』说完又哀怨地望着我。弄了半天原来今天是她们两个爸爸的周年忌,这两个姊妹也真够胡涂的,竟然连自己爸爸的周年忌也忘记了。心念一转也有点理解,她们爸爸在她们还未懂事就因事故去世了,时间很容易磨去一切的。
我心中固然不乐意,但是人家的爸爸周年忌,要是还缠着人不放,也未免太说不过去,我给了她们两一个白眼,不情愿地道:『回去吧,这类事也没办法,你们真是,也够胡涂的』我还是忍不住念道了两句。
姐姐不好意思扮了个鬼脸:『Sorry啦,都怪你长得这么帅,跟你聊着聊着就忘记了。』妹妹也附和道:『就是,唱歌又好听。』
好吧,对可爱的东西总是毫无杀伤力,压下心中准备和她们签不平等条约年头,站起身『那么走吧,我亲爱的女士。』她俩见状,拎起包包穿好外套,准备也走。把她们送到楼下叫好的滴滴,我也打开手机准备叫车,妹子都走了,一个人唱歌也没意思,又不是比赛前要练歌。
姐姐见状:『怎么你也准备走吗,我们刚刚进来买了4个小时,反正现在还有两个小时,你把它唱完好不好?』一副商量的语气。
我连忙摇头:『还是不要了,我一个人这样多无聊!』
妹妹安慰道:『不会啦,反正单子已买好,小菜也还这麽多,酒也没喝完,不然你把这些菜吃完再走,不要浪费啦』她们两一人一句,都劝我继续留下来,像是我不留下来的话,她们的罪孽就会更深那样,现场变成道德劝说大会,两名姐妹布道者,拚命提示我食品的珍贵,又提出非洲的难民有多可怜,地球的资源有多有限云云。我被她们两讲到头昏眼花,只好答应,最近精神也确实有点紧张,需要放松下,一个人也好,可以做麦霸。
姐姐露出满意的表情:『你这样才乖,改天再请你看电影。』说完还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头,像是安慰小孩子那样。道别后,两人随尘离去又剩下我一个了,无奈返回包厢,开启移动点歌台之旅。盯着满桌的炸鸡热狗卤菜香肠等物,头脑开始发胀,真把这些东西吃完,今夜不用睡了,明天又得肥两斤。我计划把剩下几支啤酒喝了,小菜把少的吃点,剩下打包,再把那瓶未开封的麦卡仑也带回家,反正我也饿了,发胖就发胖吧。
我默默的先消灭两碟小菜,下了一支啤酒,歌也来了,是之前姐姐点的邓丽洁的《几多愁》。真是应景呀,此情此景,恰似愁上心头,一江春水向东流呀……,心念还未转完,包厢门被打开了,一名微醺的少女打开了门,摇摇晃晃像是随时就要倒下来似的,一屁股坐在我的身旁。当时的我是震惊的,口中那块豆腐咬了一半,半天了楞是没吞下去,右手筷子夹着盘中最后一块,左手麦克风停留在半空中。
从她一进门我就一直盯着,越看她的轮廓,觉得这身影怎么那么熟悉,正如那歌《我们好像在哪见过》。正常程序,遇到这类门也不敲直接进门的,一般都会生气。只是是个妹子,还是醉的,男人的保护欲望马上升起。
她身穿无袖汗衫,搭配一条银质项链,下身穿了件俏皮的迷你裙,裸色打底厚丝袜,长长的米黄色皮靴,衬托出她的双腿苗条,现在她半依在我身上,胸口不住起伏,我侧眼望去,是一件粉红色蕾丝的胸罩,看上去相当诱人。
过了老半天她才把眼睛睁开,第一句话便是:『人呢?怎麽都走光了?』说完又把眼睛闭上,半偎在我肩膀上,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。
看模样大概是走错包厢吧,或许就是隔壁那一间。我认真的眼光不断扫描她,心中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。不认真看还真看不出来,妹子颜值真高,略施粉黛,更是像一副艺术品;她的身材非常好,大长腿紧夹,贴着我大腿随着潜意识不断摇来摇去。用了好大的意志力我才把眼光转开,现在的天虽然不是深冬,但这个还穿这么短,真的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呀,也许她的外套还在她那个包间吧!
可能靠着我的位置不是很舒服,她稍微的挪动着,打算找个更舒服的姿势,几乎是一个半躺进我怀里了,春光个乍泄呀。稍微瞥了一眼,要命了,短裙拉上来了,半个小屁屁露出了,里面米黄打底裤诱惑着,上面一群米老鼠不断更我跟我打着招呼。
这时的我心里不断天人交战着,一个小人不断诱惑我奇遇可遇不可求呀,另外一个小人确实坚定的提醒我我应当把她送回隔壁包厢。身为男子汉,我的基因还是决定我不能趁火打劫,但是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却不是那么容易压下来的。
所以我还是决定不管她,随缘,反正她醒了自己会走,现在既然趴在我身上,那就让她趴着吧,我继续愁着接上刚才的歌,顺便享受着美女在怀的艳福,反正不是常常遇到就是了。对,就是这样。
不知不觉又过去了几首歌时间,本来想喝几口冰冷的啤酒解渴,结果酒劲这时开始上头了,眼神有点迷糊,但是我的神经确实前所未有的清晰。妹子料大的胸部似乎想不断压进我的腿部,我们逐渐加大的呼吸声不断在我耳边响起,反而音响里的歌却跑到九霄云外了,这种感觉,平常经常看小说的我只想到一个词:天人合一!
这时上一首伴奏结束,下一首马上弹了出来,欢快的前奏突然的打破了这片宁静。晕死,原来是早前妹妹点的火箭少女101的《卡路里》,真的吓了我一大跳。这时突然感觉怀里的妹子一个猛颤,抱着我大腿的双手忽然抓紧我。她突然的表现又把我吓了一条,只是这时心中一种福至心来的念头突冲大脑,猛的打量她的脸。
情不自禁低呼一声:『杨超越!!!』再仔细对比。她这时候半醉半醒,可能她也听到我的声音,看着我困惑震惊的表情,吐了吐舌头,道:『怎么样?我很面熟?』说完笑咪咪醉眼地看着我,像是等着解答的老师望着小学生。
还未等我回答,她稍微挣扎出来,努力把身体摆正,10指相扣手心向外,双臂向下垂直,身体一翘,伸了个懒腰,深吸后强出一口气,样子相当可爱。
我是越看越惊,心中一万个艹尼玛卧槽的经过,这不正是当下最火少女人气组合《火箭少女101》的杨超越吗?怎麽会跑来我包厢?这是啥新综艺节目吗?等等会不会有一台摄影机跑出来?可是不对呀,少女偶像怎麽会录这类整人节目,这到底怎麽一回事?
一连串的黑人问号,我只有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她,连眨眼也没眨眼,好像一眨眼她就会跑掉那样。
她并没有解答:『我好闷喔,陪人家聊聊天嘛。』知道自己已被认出来,她倒是落落大方,调皮地道。
『第一眼没有被认出来,代表人家还不够红喔!』她语态憨掬,半带醉意地盯着我。老实说我真的有点被吓到,当红偶像现在正坐在我旁边,汗衫的肩带也半掉了,短裙本来就短,这坐姿更是压不住,里面的打底裤更是欢快的跑出来了,这事要是回去发朋友圈,不比见到火星人更爆炸。
看到我保持吃惊的表情,她倒有些不高兴了,神情一暗,恰似心中好多愁,问道:『怎么了,不愿意陪人家吗?』语气一转,哀怨地道:『人家是否是真的那麽差呀?网络上有人说我要是脱光了,在他眼前他连看都不想看,人家是否是真的那麽差?呜呜……,人家是否是真的那麽差?』
她这时候倒哭了出来,抽搐地偎在我的肩膀,嘴巴嚷嚷着:『我是否是真的那麽差呀?』不断重复这样的话。我一听便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了。作为一个导游,工作性质已经决定我什么事都有关注,《火箭少女101》组合我也有了解,前些天还在某讯微博上,看过一些人发表言论,真粉和黑粉不断吵着说杨超越C位出道是否匹配,更有过分的说就算杨超越在眼前被脱光,他连衣服替她遮都恶心。
出社会这么多年,对娱乐圈的东西也略有耳闻,其实这些当偶像的一般压力都很大,工作一有瑕疵媒体就会穷追猛咬,平时谈个恋爱还要防狗仔拍照,再加上网络经常有些伤害性质的言论,过得实在不是正常人过得日子。所以我猜想当这些伤害性质的言论一出来以后,她一定是为了消除压力才跑出来唱歌放松压力的,也才因此喝了这么多的酒,又误打误撞地跑进我的包厢。所谓防火防盗防闺蜜,在自己的朋友眼前又不能表现出真的被伤害到的模样,才会趴在我这个陌生人身上哭泣!唉,这个时候只有好好抱着她,给她一个实质的拥抱,只有傻瓜才会在这时候候顾及男女授受不亲,好好抱着就是了,就当作这是难得的温馨时刻也好。
她一边抽泣,一边更加用力的抱紧我,两个人的呼吸频率越来接近,我情不自禁地凑上前在她的耳朵旁边柔声道:『放心好了,你一点也不差,你很棒,真的很棒。』
我对她的关注其实也不多,本来我不怎么追星,也不是她的粉丝,而且现在的明星是层出不穷,我还经常戏称这是个脸盲时代,所以第一眼真没看出来。我电视一般都是看篮球比赛比较多,只有偶尔看看综艺节目,有时会看到她在唱歌,她跟我在电视上见到的感觉一样,特别这个时候,她就像我想要呵护一辈子的好妹妹。
但是,这句话像是震动了她心中某个开关,她转过脸来,嘴唇不经意与我的嘴唇相碰,心里好像过电一般,我脑袋一空,主动用力把她拥紧深吻了起来。
也许她真的喝多了,可能把我当成一个她心中重要一个人了,顺着我的长吻,就感觉我们身体越热,同时往上飙升,好像有股热流般似的。本来已经很敏感的身体被刺激得裤裆内的巨物迅速膨胀了起来。我顺着拥吻,一手紧抱着她,一手不断在她后背上下抚摸,顺势把她的胸罩扣解开,她马上双手举高,听凭我将她的上衣和胸罩一起脱掉。我把她轻抱起,让她跨坐在我腿长,我又恢复成拥吻的姿式,我一边吻着她,双手贪婪的在她的身体上抚摸,不断寻找刺激点,她的激突两点跟她唇色一样的粉红色,不愧是当代偶像,资本果然雄厚。
我嘴唇往下,一口刁起了她的激突点,我舌如海浪,时而吸吮时而拍打,用舌头不住地在她的白肉上肆意划圈,又把那两团蓓蕾放进口中,增加了一点吸力,这使得她只有紧紧抱着我的头,好像要把我压进她的身体里,解放出来小嘴被刺激得呻吟起来:『啊~啊~。』
她的身体太敏感了,异常的刺激,让她无意识的双手抱住我直接感到透不过气来,过了半饷,我仰面朝上,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『呼~~。』两人嘴舌又开始纠缠,我右手顺背而下,大手粗暴的插进她短裙,用力捏了下富有弹性的大屁屁。
『啊~。』强烈的疼痛伴着刺激使得她像煮熟的大虾弓了起来,我顺势把她短裙撩起,褪下紧绷的打底裤,丝袜也挡不住我的攻势被我脱下,这时她只有一条粉色小内内防住最后防线了,虽然她稍微抵抗,但是更多的是向我索求。
我顺利占领了她的高地,入手的是一片湿润,她的高地早就已经洪水泛滥了,内内上湿透了一大片,我趁着淫水在她的外阴上抚摸,时而像要突破她的防线攻进去,时而在她的阴蒂上给她更多的刺激,好让她放弃抵抗开门投降。
『啊~嗯~~。』这时她似乎情已涨到高处了,好像熟透的果实,只等我采摘了。
我将长裤先褪下,她似乎已经忍耐不住了,身体好像装着雷达,不断用下身研磨我高顶内裤的巨物,淫水传透到内裤里的巨物,如春雨滋润大地一般,贴近她的阴户,距离最后只有两片薄薄的布片。
感觉是强烈的,我的巨物被这么一刺激直接在内裤里跳了出来,像是感到我的热烫,她大腿一张,在我的帮助下,把内裤往旁边拉开,往我下身直接跨坐了上去。
『啊~』一声高亢的呻吟差点盖过音响,我龟头更是感到湿濡,低头一看,我的巨物就着她的淫水已经进去一半了,我也不甘示弱,下身用力一铤而出,如坚似铁,浑身火烫,一下子就进入就最里面,知道头部顶住一团柔软的所在。
从未有过的感觉,已经不能用语言表达这种感觉,我是恨不得和她融为一体,一直这么下去。她平时应该有锻炼身体,她的阴道既柔软又富有弹性,不断进出巨物被牢牢的包围,同时又湿润又柔软,真不愧是年轻少女,有活力。
『啊~啊~啊~。』随着我的抽插,她被爽得扬起头来不顾一切的呻吟着。刚开始的前奏是需要温柔提升的,后来越抽插速度越加快,到后面全部什麽也不顾了,我的腰部开始不停施力,次次加重力道,直往她花心深处顶去。
就这样疯狂的抽插了大约有10来分钟,她的阴道深处隐隐有股吸力,像是要我倾巢而出,她更加紧力抱着我,呻吟也是越来越大声了,这时她的大腿一夹,深处的吸力从隐模糊约转为明显,后来越重。
『啊~~~。』我低沉的声音和她高亢的呻吟同时响起,强烈的刺激我的马眼一酸,忍不住一股脑的射了出去,我的马眼正抵着她的穴心,直接喷射,回击我的是一股热烫烫的液体,从她的体内传到直接喷洒在我的龟头,阴精顺着抽插余温的压力,顺着鸡巴根部滴落在沙发上。
顺着高潮的余韵,我们紧抱着不停喘息,彼此无力的靠在对方身上,拥抱着。
…………
良久!
她动了动,幽幽道:『我要回去了,出来这么久她们会不放心的!』接着起身将自己的胸罩上衣穿好,又将短裙整理下来,转过头来对我说道:『这件事能不能不要说?』眼神里乞求之意显露无疑。
从她起身到整理好衣服,到现在看着她的眼睛,我一直不动看着她,其实我心里早就过了万重山,说:『我真的说了出去,也没有人会信呀。』可她却像其实不满意似的,一再要我保证不说出去,在我答应以后,她才离开了包厢,留下我独自在包厢内。
我的心里是一片通明,依稀模糊还感遭到她跨坐在我身上的那股轻盈的体重,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。杨超越,我只有答应你不说,没答应你不PO文呀,总之事情经过就是这样,这就是我一段奇遇,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信了。
或许我现在早就忘了她,有一天我们会在另外一个时间地点相遇,见面只是相视一笑;也许,我在K歌的时候我会点一首《广岛之恋》,或者是《因为爱情》吧!
写在后面:全文完,好就点个暂,或许还有续集。

你还没有登录呢!
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?

确定
取消